“當垆仍是卓文君”上海前世是老酒

“当垆仍是卓文君”上海前世是老酒


      “美酒成都堪送老,當垆仍是卓文君”。這裡我們不說成都,說上海,一個上海前世的故事。上海在宋代,因酒成市,上海酤酒盛市,酒坊、酒窖、酒庫、酒肆星羅棋布,另一幅清明上河圖。因為酒,催生了一個新興的上海鎮,誰會想到它在千年之後會成為聞名遐迩、令世界矚目的國際大都市。民俗專家仲富蘭說:縱觀世界文明史,非自然村落因酒成名的大都市唯有上海,獨領風騷。


“当垆仍是卓文君”上海前世是老酒


      著名曆史學家周振鶴說:在宋朝上海出現了“酒務”。所謂“務”是宋代收稅的地點,北宋實行酒類專賣,設置酒務的地方必然是比較大的集市,可以供人趕集買酒、喝酒。當時秀州地區有十七個酒務,其中就有“上海”的名稱。這是文獻中第一次出現“上海”這個地名,時間是北宋天聖元年(1023年)。比酒務更高一級的是稅場,當時秀州有七個稅場,包括在城(今嘉興)、華亭(今松江)、青龍、崇德、海鹽等,其中就沒有上海了。設置稅場,就說明已經具有市鎮的規模了,所以那時的上海還不是市鎮,隻是集市而已,當然,能成為秀州的十七個酒務之一,說明上海開始發達了。


女人踩曲男人酤

“当垆仍是卓文君”上海前世是老酒


上海市民俗文化學會會長仲富蘭認為:以往的觀點都是上海不産酒,上海人不會喝酒,這都是誤讀、誤傳。在宋代,上海雖然還沒有建縣,但那個時代卻是酒文化發展的一個轉折點。當時成立的“上海務”是上海地區最早的行政機構,其職責是管理釀酒、征收酒。”。南宋朝廷在“上海務”的基礎上設市舶司,正式建立“上海鎮”。此後,上海鎮後來居上,到南宋末期,上海鎮已是“華亭縣東北巨鎮”。上海浦曆經南宋上海立鎮,元代上海置縣,民國上海建市的曆史過程。說更遠,崧澤遺址出土的大量陶器極為罕見,這些陶器以黑衣灰陶為特征,器型明顯,有一批杯、觚、瓶等用途明确的飲酒器,反映了那個時代稻作農業已經相當發達,有了可以釀酒的餘糧。宋朝是上海酤酒盛市,酒坊、酒窖、酒庫、酒肆星羅棋布。事實上,古代上海酤酒聚落産生了“女人踩曲男人酤”的風俗,當融入“少女踩曲”生命語言後,這種風俗就升華為一種酒俗儀式或民俗圖騰。

上海那時“清明上河圖”

“当垆仍是卓文君”上海前世是老酒


宋代釀酒業,上至宮廷,下至村寨,釀酒作坊都是空前的。這種情形在北宋畫家張擇端的傳世名畫《清明上河圖》中有着明顯的體現。雖然那裡面畫的是開封。如果有人去描繪宋朝上海酤酒盛市,星羅棋布的酒坊、酒窖、酒庫、酒肆……完全也是另一幅清明上河圖。所以上海世博那會兒運用高科技讓《清明上河圖》動起來時候,沒有想到此情此景,遠在天邊近在眼前。

在《清明上河圖》中,無論鬧市街頭還是郊外小店,都可以看到酒旗高懸,全畫至少可見九面招展的酒旗,上面有的寫着新酒,有的寫着小酒。可見在《清明上河圖》所表現的商業活動中,賣酒處于十分突出的地位。這是因為釀酒業在宋代已經是國家重要的财政來源了。但是在北宋初年是實行禁酒的政策,不許私人釀酒。私自制曲5斤即判處死刑。以後放寬到私自制曲15斤判極刑。

宋朝時期的酒店有正店和腳店之分,這個區别就來自對酒的銷售。所謂“正店”,就是從國家那兒買來酒曲,他可以自己釀酒、銷售,并且批發。《清明上河圖》中描繪了一家大酒樓——“孫羊店”,畫中描繪的是正店。孫羊店的鋪面為二層樓建築,房屋高大,門面雄闊,門前搭建的彩樓也特别講究。


七寶大曲的記憶

“当垆仍是卓文君”上海前世是老酒

      “香溢深巷老街,名傳天南海北”。七寶酒坊是有着數百年曆史的酒窖。早在明清年間,七寶就以高粱為主要原料,用手工釀制白酒。著名的“七寶大曲”曾經風行一時,令人回味至今。

      1958年,上海市商業二局在七莘路一号橋西側的蒲彙塘兩岸,建立了頗具規模的上海七寶酒廠,生産各類曲酒。主要産品有七寶大曲、上海特曲等,商标圖案均選用了七寶的蒲彙塘橋。它曾風行上海市場數十年,以緻50歲以上的人們,談論白酒時隻知有七寶大曲,而說不清外地名酒。

      畫家黃阿忠追憶似水年華:七寶是個古鎮。小時候常聽說七寶,那是因為父親喝酒,經常會講到“七寶大曲”,雖然他平時喝的是熊貓牌的“乙級大曲”,但偶爾碰到高興事就會叫我去買上一瓶“七寶大曲”。相對來說,七寶大曲價錢稍貴了一點,我清楚記得,那七寶大曲瓶貼上的商标是座石頭的拱橋。在我的感覺中,七寶離我們很遠,想要去趟七寶鎮,是很不容易的。七寶老街最為有名的是塘橋,那條三孔的曆經四五百年滄桑的石橋,以及石橋下靜靜流淌的蒲彙塘。大凡水鎮有了石橋和溪水就有了面貌和生氣。在三孔的塘橋上閑坐,低頭望着泛着細紋的水,你能感覺波中微微顫動的三孔,并帶着映入水中的粉牆黛瓦在流動……遠遠地望去,七寶的塘橋靜卧在無語東流的蒲彙塘水上,我不知怎麼想起當年父親喝的七寶大曲上那瓶貼的商标,就是那座三孔的塘橋。

      民俗專家仲富蘭回憶:小時候,住在徐家彙老街裡,對門的徐伯伯下班回來,手裡經常提一瓶老酒,他的老伴給他端上小菜,他就慢品細啜起來,這個場景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裡。幾十年過去了,徐伯伯已經辭世,想不到“七寶大曲”也銷聲匿迹了。


本文文章摘錄《申江服務導報》、《解放日報》 圖片來源于網絡 


分享到:

來源:互聯網

2017年05月18日

上一篇文章:火币网站:了解上海 從上海務開始

下一篇文章:2017年端午節放假安排時間表出爐 端午高速公路不免費